31小說網 > 揚天 > 第三百零三章 柯五端的殺機

第三百零三章 柯五端的殺機

施展兩次神識攻擊,已是周揚的極限了,他的神識之力還太弱,而且不能有效的調動起來。

不過有這兩下便夠了,肖道一神臺處的疼痛更甚,竟然雙手抱頭,慘嚎出聲。

而沒有靈力支持的藍色光罩,則迅速暗淡下去。

這樣的良機豈能錯過,周揚再次向穿云梭中狂注靈力,而后身形向側急閃。

一波更加猛烈的攻擊,如疾風驟雨般狂瀉在防御力大降的藍色光罩上,那面光罩閃了幾閃,出現了咔咔聲響,下一刻便爆碎開來,大量的梭形小舟帶著雷電之力,將雙手抱頭的肖道一淹沒進去。

觀禮臺上的五毒真人臉色變了,不禁暗罵肖道一愚蠢,同樣的伎倆連續使用了三次,一些人恐怕早已有所查覺,不下場休息便罷了,第四場你還不速戰速決,瞎磨蹭什么?

如果上來便放出毒物,周揚的靈力豈www.31xs.com能支撐到現在!

這下好了,一招不慎,滿盤皆輸,還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上了。

而周天宗的陣營內,那名蒙面女子也是眉頭一皺。

數息過后,五彩小舟完全消散,肖道一原來的地方仍然站著一個人,其實說站著有些不妥,說一個人也有些不妥,因為站著的那位,此時已然沒了頭顱和四肢,只有頸項到腰部還在,完全是一截肉樁!

太清門一眾人全都站了起來,道道殺人的目光射向周揚。

觀禮臺上,五毒散人柯五端臉色非常難看,狠不得一巴掌拍死周揚。他對肖道一可是寄與厚望,爭取一個秘境名額絕無問題,可現在......

不但是五毒,在大業宗的陣營中,淳于庭眼中也是殺機外露。

周揚雖然易容,但全城大比用的可是真名,當他報上名號之后,淳于庭便注意到了。

臺上的周揚卻渾然不覺,而是雙眼放光,死死盯著那截肉樁,肖道一居然有半身高級內甲!

正是這件高級內甲,才保住了他的半截肉身,否則早就被轟成渣了。

一團火焰從周揚的手指中彈出,果斷的將肖道一的肉樁化為灰燼。

地上真的現出了一件銀白色的高級內甲,還有四個儲物袋,以及一件發著藍光且呈現不規則形狀的法器。

周揚伸手一吸,那件高級內甲便被靈力卷住并攝入手中。

然而此時他卻臉色一變,身形向左側急閃。

數道劍光從他站立之處掠過,狠狠的刺入擂臺中。

周揚大怒,轉頭望去,卻見一名手持長劍的青衣修者,正有些遺憾的緊盯著周揚。

來人亦是太清門弟子。

雖然周揚用霹靂手段擊殺了肖道一,強悍的實力也震懾了不少修者。但財寶動人心,不說他的上古法器,單是那件高級內甲和藍色防御法器,便讓人垂涎三尺,何況還有四個儲物袋呢。

如果再將周揚擊殺,便是五個了,而且還有五面比斗令牌,這么多好東西,吸引力太大了。

“太清門侯信,前來殺你報仇!”侯信偷襲未成,并未在意,持劍報名。

他是肖道一的師兄,旁人不太清楚,可他卻明白肖道一那件防御法器的厲害。

那物名為藍天,乃是一件極品防御法器,比極品法盾的價格都要高,準法寶亦不能傷其分毫。

他與肖道一在同一境界,而且功力還要深一些,但憑借藍天,肖道一反而要穩壓他一頭。

此寶便是他們的師傅都有些眼讒,不過這是肖道一機緣巧合之下偶然得來,做師傅的也不好意思強奪。

這時侯信上臺,除了覬覦周揚的上古極品法器外,主要目標便是藍天,什么報仇不報仇,那全是屁話。

“哦,太清門侯信?信者誠也,但道友的所為可擔不起一個信字吧!”周揚不無譏諷道。

“哼,生死比斗無所謂誠不誠,信不信。多說無益,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!”侯信面色不改,舉劍便刺。

長劍未至,十數道劍影卻已到周揚身前。

這些劍影剛離劍體時還是虛的,但離體之后卻發出了實質般的劍光,直取周揚全身。

侯信不想給周揚收取寶物的機會,欲先行用極品法器將其逼退,而后再收取藍天等法器。

周揚豈能不知他的用意,身形微微后退,神識一動,山甲盾便擋在了身前。

與此同時,他單手召回了自己的穿云梭,而后手指向前點出,連續三道靈光擊向儲物袋和藍天,打散了侯信卷向那里的靈力。

侯信大怒,不再顧及寶物,長劍猛揮,又是十數道劍光射出,打的山甲盾急速縮小并向后傾斜。

對方攻擊太猛,周揚只得向山甲盾狂注靈力,以維持防御。

極品法器雖利,但催動之間也有片刻的間隙,待對方換氣的瞬間,周揚突然縱身向上躍起七八丈高,同時雙指連點。

然而打出的并非靈光,而是劍影,一指便是三道,雙指瞬間點出了十數道劍影,直取侯信。

這些劍影的威力雖不及對方的極品法器,但速度卻是快的驚人,勝在收發由心,操控自如,未待侯信反應過來便已至他的身前。

侯信一驚,再祭法盾已然來不及了,只能抽身急退,同時催動劍光迎向劍影,激烈的碰撞過后,這才化解了對方的攻擊,但自己先機已失。

此時的分光化影已非前幾日可比,在清心堂的一日兩夜可不是白呆的,以梵羅清心木的功效,在那里修煉一日可抵外界十日,不但是掠光劍,便是剛剛領悟的神識攻擊也有很大進境。

周揚不給侯信以喘息之際,掠光劍連續施展,密不透風,打的侯信左躲右閃,疲于應付。

他剛想祭出法盾防御,可數道劍影又至,令其不得不收斂心神應對。

直到侯信身上挨了兩劍之后,他才有機會祭出法盾,不禁氣的破口大罵。

然而侯信剛剛祭出上品法盾,五彩小舟便已撲天蓋地而來。

侯信深知穿云梭的厲害,邊擋邊退,不知不覺間已遠離藍天掉落之地。

而周揚要的便是這個機會,他逼退了侯信,乘此空當,靈力一卷,便將四個儲物袋和藍天一一攝到手中。

中品以下法器得到便可使用,可中品以上的法器卻不行,還得掌握御控之法才能將威力發揮出來,所以藍天暫時還不能用,只得先行收入儲物袋中。

上一場為了盡快擊殺肖道一,周揚耗費的靈力太多,如今面對與肖道一同境界的侯信,已不能如之前般將其迅速擊敗了。

不過若是時間長了,他的靈力必然支持不住,看來只能亮出一些底牌了。

現下神識攻擊用不上,因為至少還得半個時辰,才能恢復神識之力。

神識之力沒了,并不代表他的神識不強,在靈臺后期時,他便能御控三件以上的法器,此時突破到了靈臺巔峰,就更不在話下了。

不過同時操控數件法器,神識雖然夠用,但靈力消耗也是巨大的。

他的底牌已然不多了,目前只能先損耗些靈力,勝出之后立即退出,哪怕退不走馬上認輸都行。

想到此處,周揚除了繼續摧動穿云梭外,身前又浮現出兩件法器,飛天刃和沖天刃。

周揚沒有正面催動這兩件法器,而是將它們迅速祭到半空,直接躍過穿云梭和侯信的法盾,兩件法器徑直掠到了侯信后上方,光刃和風刃齊齊落下,給他來了個措手不及。

法盾只能擋住前方和上方,但后上方卻空了出來。

此舉嚇的侯信不輕,閃避之余暗罵周揚這小子變態,單是操控一件極品法器,便已很耗費神識了,何況上古法器較之尋常的法器消耗更巨。

可這家伙不但將上古法器操控自如,并且又祭出了另外兩件法器,他的神識受的了嗎?

這便不用侯信操心了,受不了的話,周揚也不會這么干。

正面是五彩小舟,后上方是光刃和風刃,還有周揚的掠光劍,攻勢猛的一塌糊涂,雖然侯信再次祭出了一面法盾,但仍然難以抵擋。

此時侯信已暗暗后悔,悔不該因貪圖寶物而冒然上場。

同時他很納悶,從上一場的對決來看,周揚的功法很普通,甚至很雞肋,在靈巔境界不可能修煉出如此渾厚的靈力,可事實卻并非如此,這家伙的靈力之強堪稱變態,非常不符合常理。

要知道周揚如此變態,寶物再好他也不會上臺的。

可世上哪有賣后悔藥的,現下他只能咬牙硬挺。

沒分出勝負前,擂臺的禁制光罩不會關閉的,侯信想下也下不去。

然而他并沒有如藍天一般的全方位防御法器,顧前顧不了后,顧左顧不了右,被周揚追著打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。

不多時,他身上便出現了十數道傷痕,若不是有中級內甲和兩三面不錯的上品法盾,他早就被擊殺了。

可如今的形勢也很不妙,落敗是遲早的事。

觀禮臺上的五毒臉色更加陰沉,眼中早已寒光閃現,周揚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心驚,此時便已同階無敵,假以時日那還了得,定要除之,以絕后患。
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六肖中特今晚特码